Refresh

远处的船 番外一


叶修的钱包里有一小块照片。

不方正,四个角上还有俩小缺口,但被精心粘在一块白卡纸片上,又重新过了塑,很是珍藏的样子。

那是春游时的他和苏沐秋。

高中生最喜欢搞偷拍,上课拍老师,下课拍同学,放学拍作业,聚会拍奸情。反正只要手机在手,咔咔就是一串连拍,拍完还做成表情包广泛传播,极其不道德。

当然,虽然挚爱乱拍,这群小孩儿还是有底线的,什么能发,什么不能发,大家心中有一把尺子,到底还是同窗关系,说不定考到同一个大学再续前缘,又或者几十年后共跳广场舞,关系自然不能太僵硬。

叶修手里的这张照片,就在不能发的范畴里。

春游这样的盛事,历来都会发生一些不一样的事情,比如表白。

他们班班花就被隔壁毛头小子表白了,对方班里气氛很热烈,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,小姑娘理想远大,哪想被情情爱爱束缚住,拒绝得很冷酷。精心准备的盛大告白变成了一出荒诞剧,围观群众颇有些不是滋味儿。

到底还是年纪小,不懂得尊重,也没有为对方考虑,落得这么个下场,倒也正常。

喜欢这件事儿,很私人。

表白这种妄图得到肯定的行为,必须温水煮青蛙,润物细无声,水到渠成才美,没有互通心意的大张旗鼓约等于强奸,还携着舆论绑架的大刀,很不体面。

叶修看着热闹,得出这俩结论。

身边的男孩儿却行动起来,开始解决这破败尴尬的场面。班花虽然很冷酷,但多少还是女孩儿,表面上故作平静,心里翻江倒海。

苏沐秋是个怜香惜玉的人,叶修边帮忙边添油加醋地想。

班长自然要维护自家同学,苏沐秋把围观群众赶走,又招呼着几个女同学安慰安慰班花,特别帅气,带着少年的威风,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这一幕就被偷拍狂魔拍到了。

叶修可能自带被拍感应,他微眯着眼睛看了拍照者一眼,然后径直向对方走去。叶修偶尔有些冷,行为又直接,看着还有那么几分正义凛然。

拍照的同学抱歉地吐吐舌头,正准备删除,手机就被叶修拿了去。

一张构图很奇异的偷拍,叶修站左边,苏沐秋中间,班花在右边,距离精确,表情微妙,乍一看还以为是白学现场。三个人一台戏,这话到哪儿都适用。

“你把这张照片发我吧。”叶修偷偷地讲。

“诶——”拍照同学差点儿摔倒,打量着叶修,一脸不可置信,“你什么情况?”

“什么啊?”这下轮到叶修惊奇了,他又不是讨要小黄片儿,至于这么震惊吗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同学终止了这个话题,直接把图发给了叶修,还当着叶修的面把那张图从手机和微信里删除了,一阵傻笑,“嘿嘿,我删啦。”

“哦,好。”叶修虽然心里有点儿不明所以,不过也没管那奇怪的同学,全副身心在这张偷拍上,先保存,又开始欣赏起来。

遮掉班花,就是一张完美的合照了。

他实在有些不好意思,单独要求和苏沐秋合个影,怎么想都有点GAY。

虽然昨晚才很把持不住地亲了他一口。

出国以后,这张照片就顺理成章地被印了出来,藏在钱包里。

 

其实叶修一直不知道苏沐秋的长相到底是个什么水平,反正在他心中处于金字塔顶端,俩字儿形容,顶级。

苏沐秋生了张符合叶修审美的脸,眼型靓睫毛长,脸蛋小骨架好,在哪儿都能万众瞩目、惊艳入场。不过这滋味自己爽,也不想找别人的认同感。

直到有次一个北欧小哥看见了钱包里那张照片,惊呼一声夸了几句,叶修才发现,他喜欢的这对象,好像真的挺好看的。

而对方的夸赞却给他带来几丝不愉快,你惊呼什么,这人可是我的。

国外不止能让人增加阅历,还能增加一张自己给自己颁发的男友证。

明明早就没了联系,却在心中固执地留在原地,喜欢这件事,止也止不住,说也说不清。

叶修每次看这照片的时候,不光有怀念,还会生出几分忐忑。

苏沐秋有没有忘记他啊。

他很不好意思,主动离开的人是他自己,凭物怀念的人也是他自己,一个人演完了所有的戏,还妄图知道毫无戏份的共演者的心情。

你很过分。

一件事情剖析上千遍,整颗心都是血淋淋的,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在自己身上,不止能生出变态的畅快感,还能理直气壮起来。

我都这么喜欢他了。 

年轻男孩儿向现实低了头,眉目含情,更加地努力了起来。

而这张照片随着时间的流逝,倒更像个催命符,催促着他成长,又催促着他不能空留遗憾。

 

在他俩好上的第二周,这张照片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苏沐秋面前。

说来像是巧合,一个周末,叶修出门比苏沐秋早,钱包落在家里了。按理说信息时代似乎并不需要钱包这种东西,但它大剌剌地出现在沙发上,苏沐秋也不得不在意。

他躺在沙发上给叶修打电话:“叶导~”

苏沐秋心情好,语气中竟有几分揶揄,还用上了这么个情趣称呼。他对叶修称呼不少,平常直呼其名,偶尔喊喊宝贝儿,被欺负狠了什么都能喊出来。本来就不是矫情的人,偶尔露出几分憨真,更叫人喜爱。

“你钱包落在家里了,”苏沐秋继续说,“我给你拿过来?”

叶修仿若极轻地犹豫了一下,没有回答。

苏沐秋不明所以,又生出几丝好奇,左手挂着手机,右手打开了钱夹:“行,那你要的时候……”

啪嗒一声,他看到了那张照片。

那年他和叶修特年轻,五官都没完全长开,还处于成长期。叶修看他的眼神直白又热烈,要不是痕迹自然,而且没见过这张照片,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P的。

“你故意的吧。”苏沐秋的自信回来了。

“嗯。”叶修还很坦然。

“你还能再迂回点儿吗,”苏沐秋话这么说着,手却细细摩挲着这张照片,真是青春靓丽,酷炫动人,“昨晚你折腾这么狠就为了早点儿出门啊?”

“也没有,”叶修觉得苏沐秋脑回路有点问题,“那不是因为你主动吗。”

“……”优秀教师苏沐秋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,罕见地有点儿含羞。

结果还没害羞到一分钟,门又开了。

叶修提着早餐,傻傻地闯进了两人的小窝。夏天天亮得早,这会儿已经把整个屋子都照亮了。

 

苏沐秋拿着手机走到门口,勾着叶修的脖子。

“叶导,比个wink~”

“不行,你这表情太傻了,重来一张。”

叶修的钱包里又多出了一张照片。


评论(13)
热度(285)